关注象棋协会

抓住象棋第一手资讯

西北棋圣彭述圣 58岁高龄打遍北方名将无敌手

2015年 07月 13日 10:59 来源:中国棋牌网 责任编辑:admin

 

  左起:彭述圣、陈毅、邓宝珊、张经武、韩成等合影

 

  左起彭述圣、王和生、贾题韬

在今日,评述起民国时期象棋界的人物来,不能不提到西北棋圣彭述圣,因为他访问京华时,以58岁高龄打遍诸多北方名手,取得压倒性胜利;而且在对低手的让先、让子棋方面,较诸多其他名棋手,具重大的优势。彭述圣与华东的周德裕、张观云和华南的黄松轩、曾展鸿等没有交过手,但棋人们通过胜负概率估算,还是对彭述圣的棋力看好。为此,彭被福建的《象棋月刊》等刊物称为大国手。

  

(一)崛起

彭述圣,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出生,字明圣,成名后时人亦呼之为彭高棋。幼年时,彭即显示出运思敏捷、悟性特强等特点,因而,虽仅上过几年私塾,但在通晓各种事理等方面却有过人之处。彭述圣曾学习过裁缝、烹调等手艺,由于接受能力强,很快掌握要领,不久便独自操作。他在珠算、拳勇方面也有过人之处,而心算被誉为“尤殊绝”。他虽读书时日不多,但写得一手小楷书,使他以后一度进法院、警察局供职(录事)时,能胜任工作。清时象棋盛行,兰州虽处于西北腹地,而棋风亦盛。据传,彭述圣的父亲也是一位象棋好手,为此,童年时甲戌子即学会了下棋。其时,兰州的街头巷尾和茶楼酒居常有一些人弈棋,初学乍练的彭述圣常挤入观看。日积月累,棋艺迅速长进,他相继战胜许多小棋伴,令人刮目相看。

 

约十五六岁时,彭述圣同兰州一等名手刘番、孙唐、陈八、白木匠等对弈中,仍受让一马。一次,号称“八大王”的陈八让少年彭述圣一马对弈,彭不敌,陈骂彭是“臭棋”。又有一次是四月初八沐盆佛会,陈八见到彭时,又说了一句“臭棋”。这两次讥讽极大地激发了彭述圣“奋发图强”的决心。他千方百计寻得古谱《适清雅趣》、《橘中秘》、《梅花变》等,杜门三月,潜心钻研,才知道弈棋原来有此等阵式可循,而使棋力猛进。20岁时,彭再和兰州的几位一流名手对局,他们不仅不能让子,即使分先也常是鼓述圣占优。于是,彭迅速上升为兰州的一流高手,和大西北的另一著名棋手凉州(今武威)小陈齐名。

 

彭述圣年轻时,由其兄主持,曾有过家室,但并无子嗣。由于迷上了象棋,白天只知弈棋,夜间又拆棋不止,无暇照顾家庭,后夫妻离异,彭不复再娶。至壮年,才由其侄儿过继为子。无室家之“累”的彭述圣弃其他手艺于不顾,在茶馆弈棋为生。因为以棋为生,大多下的是饶子棋,使他在烧子方面练出了许多高深的技巧。如他既能饶先、饶马、饶双马或烧车,更创造出饶炮乃至绕全士象等对局实例。一些低手和他弈饶子棋,常有别开生面之新鲜感。为此,彭又被誉为“饶子大王”,言其技艺高超,手段多样。彭的饶炮、饶全士象的实录,为丰富棋艺宝库作出了贡献。图1为彭弃访北京时让马胜侯玉山一局的实录,如图彭前车平五,石破天惊。候回天乏术,只得认输。

 

(二)闯荡

1931年春夏之交,58岁的彭述圣在挚友王和生等人的鼓励和支持下,毅然踏上东行之路,他要以西北第一手的身份,去北平会会高手。那时,北伐胜利尚不久,交通工具简陋,从兰州到北平,足足要走一个多月。没有对棋艺的挚爱和相当的经济资助,是很难想象的。这还得和彭述圣交上王和生这个朋友谈起。1925年,王和生从北京清华学堂和南京东南大学两所高校毕业后返回兰州就业。王是象棋爱好者,在“清华”时曾夺得高校象棋赛的冠军。在南京时,曾和国手万启有战成平局,对华东、华北的棋艺水平有一定的了解。到兰州后在一所中学任教,课余常到安定门摆设棋局,与当地一些棋人交手。一天,王与彭述圣不期而遇,对弈中,屡战屡败,王就虚心向彭求教,渐渐地培育了友情,并进而成为莫逆之交。1927年到1928年,谢侠逊编订的《象棋谱大全》出了1~3册,王购得后带给彭看。彭看后觉得有些地方可以商榷,另方面也知道了其他地区名手的水平,从而产生了去全国闯荡的念头,这种想法得到王和生等棋友的赞同。经过一段时间准备,终于有了1931年春的京华之行。

 

从兰州出发,彭述圣先在黄河岸边乘皮筏到银川,然后改走陆路,再借骑沿途的骆驼或马匹代步,才得以穿越浩瀚的荒原和包头、呼和浩特等市,直到经张家口后才搭上了火车,行程一个多月,到达北平已是初夏天气了。彭抵北平后,下榻于宣武门外教子胡同的甘肃会馆里,这也是王和生所教,因为当时的乡谊会馆虽已逐渐向行业性的行馆过渡,但接待乡亲仍是免费的。头几天,他先到天桥一带转悠,在孙家和舒家的棋摊上观战,以了解京城棋艺的实况。当看到一些关键棋后,彭不免插话,人们发觉彭非一般的棋艺,经掌柜舒三邀请,彭去二友轩茶社弈棋,一些坐堂棋手,均被彭—一击败。又一天,彭行经水仙亭棋社,见门前挂有“北国棋王那健庭手谈候教”的牌子,即进入茶馆,要求和擂台主那健庭对弈。首局,彭一路领先,气势逼人,中局时那即不支败阵。次局,那开局即发动攻势,企图弃子抢攻,但彭应法细密,无隙可乘,转至反攻得手,再胜一局。那初战两局失利,心有未甘,研究对策后邀彭再战,并由名流许阔亭悬彩助兴,场地换到比较清静的石头胡同茶馆,共下11局,那仍居下风,故敬而畏之,不敢再斗。北京大名手张德魁闻知彭的情况,邀之与斗,共奔七八局,未能一胜,不得不甘拜下风。

 

彭述圣在北平显示的技艺,还反映在对其他名手对局上。彭在北平连胜京华诸多名手后,东北名手徐词海、赵文宣和天津名手钱梦吾亦赶往北平。沈阳名手徐词海在一家棺材店中与彭对弈三天,负六局,和一局;又在启新条社、聚贤茶馆等地和彭对弈,虽互有胜负,但总计徐仍多负六七局。徐在甘肃会馆胜过彭一局,对此胜局徐十分宝贵,当晚复出着法,交与那健庭,发表于《时言报》“象棋管见”专栏上。彭对锦州赵文宣之战以两胜一和一负领先,因赵其时供职于天津市政府,职务是监印,只请了三天假,而匆匆结束了这次交流。彭又对钱梦吾、赵松宽、李同轩等交艺,没有一人能挡住彭的棋锋。还有一点也值大书特书,即稍次一级的名手,被彭让马、让炮而击败,为数也不少。如二十八宿之一任秀亭,和张德魁弈棋约让二失,而彭竟让他一炮,且连胜两局,使任秀亭称道不止;又如“四小”之一候玉山,让马被击败,可见彭的全套功夫和深厚棋力,使华北、东北的诸大高手纷纷赞叹不如,而誉彰为棋圣。

 

在京城的征战业绩,证实了彭的棋友的估计,也不负王和生等人对彭经济上的支持。当彭述圣正考虑实践第二步计划南下江南,征战上海等地时,“一二·八”湘沪事件发生了,举目无亲的彭述圣只好带着遗憾,束装西归。

 

(三)品性

彭述圣活了八十多岁,大都过着以弈为生的生活,他很少有江湖棋人秘笈自珍的习气,具有侠心义肠。大约1920年左右,西安象棋高手马云德(回民)因贩羊来到兰州。马走棋洒脱,颇具功力,与彭对局被让一马仍不免受挫,彭耐心指出其行棋的弱点。在访问京华时,诸大高手纷纷被彭击败,有的就虚心向彭求教,如徐词海负了六七局后,心服口服,彭除了指析对局的形势外,力劝其花上两年时间,熟读古谱《适情雅趣》,并说精熟此谱,临场必有大用。徐按彩的意见做后,棋艺果有精进。又如“三小”之一候玉山被让一马且负,汤如意被让一炮或全副士象竟连负二局,宁宝丰被让三先或一马均不支而溃后,经彭热情诱导指点,棋力均有长进,尤其是候玉山,跟彭刻苦学习,收益最大。再如回民杨殿铭,经彭指点和传授后,亦谙让炮术了,在由京迁穗定居时,所用的让炮术也是经彭传授而得。一句话,彭在热心传授棋艺方面做了许多工作。

 

彭在离京前,还将他研究所得的“盖马三捶”法,传给京城的棋手,其法(五七炮对屏风马)概括成四句口诀:右炮手中进左兵,马从九路起横行,当门(中兵前)择道觑方便,七路安雷强渡惊(硬过兵,使对方卒不敢吃兵)。一般说,彭走上以极为生之路后,收入不稳定,经济上不可能再帮助人,但只要手头有钱,彭仍乐于助人。二十年代时,西安象棋名手赵鹏程到兰州,赵是西安棋坛“四大金刚”之首,在与彭对弈中虽屈居下风,但两人仍结下了友谊,当彭得悉赵经济窘迫后,慷慨解囊,赠送盘缠,还竭力资助赵返西安后经营小本生意,使赵鹏程一生铭记难忘。王和生哥之为:“殷勤扶困厄,慷慨恤苦辛。”

 

(四)晚年

解放时,彭已届76高龄,虽孤身独处,但以棋为伴,以棋为“妻”,他仍是大西北众望所归的璀璨棋星。如1950年朝鲜文化代表团访问兰州,为了交流两国的文化,省长郑宝珊嘱王和生代邀彭述圣至玉泉山公园表演棋艺。1951年,青海省长赵寿山途经兰州,邓省长亦请彭述圣与爱好象棋的赵省长对弈留念。在甘肃棋界的关心下,自1953年起,彭述圣主要从事棋艺整理工作,与他的好友王和生合作,编撰《传彭集》。内容分四部分:

 

一为凤枰,辑录和评述彰的整套让子对局,其中让马三局,让炮三局,让车一局,让全士象一局。这些都是彭千方百计回忆出来并经反复审核才定稿的。二为近局,选录1931年征战京华时的对局,并有彭在城隍庙设局的精华。三为残阵,选录彭的精彩残局,及彭所创作的少量排局,另有一些古谱诠释。图2为彭所作的排局《闲云野鹤》。着法红光胜:兵六平五将5进1车四进四将5退1马六退七象3进1车四平五将5平6马七进六车3退9马六退四车3平1兵二平三马9退7炮一进四马7进8马四进二马8退9马二退三马9进7车一进九

 

四为漫评,对新旧棋谱有选择地进行评论,分别指疵驳谬,质疑求是。另有一些彭的弈棋心得,如“生棋不可欺,生棋可出奇”等。1956年,第一届全国象棋锦抗赛在北京举行,83岁高龄的彭述圣应邀任大会副裁判长,是大会的最高龄者。有人提议彭和第二高龄的林弈仙对弈,彭亦欣然应诺,但因林已“封刀”而未弈。从这可见彭的弈兴和弈艺了。1960年1月,彭因病逝世,终年87岁。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