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象棋协会

抓住象棋第一手资讯

陈毅战斗之余痴迷象棋 爱悔棋难倒开国上将裁判

2015年 09月 11日 02:53 来源:生活日报 责任编辑:admin

陈毅(前左)在对弈中。(资料照片)
 

1947年7月底,中原军区九纵司令员秦基伟奉命率团以上干部前往宝丰县皂角树村,参加整党整军动员会。就在这次会议上,秦基伟第一次见到了时任中原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的陈毅同志。会议当天吃午饭时,生性洒脱豪放的陈毅端了只大土碗,从这个桌子吃到那个桌子,每个人的名字、经历都被他问了个遍。这样,秦基伟就算和陈毅认识了。

 

吃了午饭,首长们各自休息。只有陈毅耐不住寂寞,拽着邓子恢下象棋,还把秦基伟扯过去当裁判。这个裁判实在不好当。开局不到三分钟,秦基伟就暗暗叫苦了。陈毅爱悔棋,邓子恢偏偏又爱偷子,两个人边下边吵,不可开交。

 

下到关键处,陈毅一不小心,马失前蹄,被邓子恢隔山一炮打个正着。陈毅大惊,失去这匹马,后方防卫将全线崩溃,于是双手并用,抢过那匹马,死死按在原地,口中大叫:“没放下,没放下,没放好嘛,格老子赖皮。”邓子恢绝不妥协,叫道:“秦基伟,你这个裁判怎么当的?落马对子,你怎么一言不发,分明是姑息养奸啦!”

 

陈毅略显理亏,但仍虚张声势:“我的马前蹄扬起,后蹄还没起步嘛,它是要拐弯的,你格老子硬是不讲道理!”

 

邓子恢不理这茬,“你的手分明已经拿开了,我一吃,你就抢,这算下啥子棋嘛!秦基伟你不主持公道,我就不下了。”

 

秦基伟只好苦笑,说:“这步棋我没看清楚!”

 

邓子恢厉声道:“你扯慌,毫无原则!”哪知陈毅也不领情,反而吼了一声:“秦基伟你滑头!”最后直到被吵醒的刘伯承出来圆场,两位才作罢。

 

晚饭后,秦基伟正在整理自己的日记,陈毅摇摇摆摆地进来了,说:“咦,秦基伟,你认字不少嘛!”

 

秦基伟微微红了脸,“我没文化,难得很啊!”

 

陈毅说:“你可不像个文盲啊!”

 

秦基伟说:“我读过一年私塾。早知道要当纵队司令员,拼死我也得读个三五年。”

 

陈毅听了哈哈大笑:“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说不定你真读了个三五年私塾,就当不上纵队司令员了,现在啊,还在老家摇头晃脑呢。”

 

正说着,邓子恢也跨进门来。

 

“ 陈仲弘(陈毅,字仲弘——编者注),我到处找你,跑这里摆龙门阵了。走,杀一盘。”

 

陈毅连连摆手:“要不得,要不得,你是艺低胆大,棋风霸道,不跟你下,你另请高明吧。我要来听听秦基伟唱一段京戏。”

 

秦基伟一怔,这个老总,初来乍到,情况倒是摸得很准,连我会唱京戏都知道了!心上这么说,嘴上却谦虚不迭:“啊呀呀,我别把首长吓跑了。”

 

陈毅手中的大蒲扇呼呼直摇:“啷个搞起的嘛秦基伟,叫你唱你就扯起喉咙唱嘛,有啥子了不起嘛。”秦基伟见老总真要听,推辞不过,只好说:“既然陈司令员要听,我也就不怕献丑了。”于是,咳了两声,咿咿呀呀找准了音,移步前跨,走场一圈,唱了起来:

 

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

 

一曲唱完,陈毅快活地叫道:“唱得好,词也好,呼风唤雨,火烧战船喽。昔日孙刘合璧貌合神离,尚且能烧曹操十万战船。今日中原、华东两大主力合成一个拳头,看他龟儿子蒋该死往哪里爬哟!”(据《党史信息报》)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