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象棋协会

抓住象棋第一手资讯

何媛的象棋故事:拿下全运会冠军 热爱令人动容

2018年 06月 11日 13:40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郝平

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曾写过一句话:“小的时候,做什么事能让时间过得飞快并让你快乐,这个答案就是你在尘世的追求”。在孩提时代,有人喜欢手工,有人痴迷于字画,有人热爱音乐,有人热衷积木器械……每个人都能从成长过程中,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并用‘热爱’为其买单。

01

2017年7月13日,YY象棋主播何媛拿下了象棋传统强队广东队在此次第十三届全运会上的第一个冠军。

  

在前几日的战绩当中,何媛六战五胜一平积11分,领先优势已经非常明显。但是在决赛最后一战的时候,何媛迎来了象棋女子国家大师——山东棋手陆慧中。

  

尽管中局陆慧中一度想使出卧槽马反攻,但何媛弈来滴水不漏,兑子后局面还多兵,尔后双兵鸣金收兵,战成和棋。

  

7局棋5胜2和保持不败,何媛积12分领先亚军陆慧中2分。如此顺风顺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之后,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给何媛的定位不外乎“辣妈棋手”、“象棋神童”、“年少成名”之类的。

  

知名度和影响力对网络主播来说固然很重要,毕竟这意味着源源不断的流量和粉丝,但这并不是何媛身上最打动人心的东西。

  

她最令人动容的,是对象棋的那种热爱。

  

特别是做了妈妈之后,何媛对于象棋执着的一些特质愈发明显:她对象棋极度痴迷,不惜牺牲本来就少的可怜的睡眠;哪里有比赛,她就着了魔地去那里;她的棋法又快又狠,一点都不给对手留余地,完全没有做妈妈的柔软。

  

何媛今年已经33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曾经在离预产期只有几天的时候,她还挺着大肚子去去参加广东省智力运动会,拿了个女子组冠军。生完二胎后,带着只有两个月的宝宝又回老家湖南参加湖南省锦标赛,再一次拿了个冠军。

  

特别是湖南省锦标赛那一次,何媛在比赛的时候,二宝就一个人睡在婴儿车里。休息间隙,再过来喂奶。

 

即使是自己带着两个孩子,何媛在孩子睡着之后最喜欢做的事情依旧是下棋,解残局,看残局。母亲心疼她,说,你不赶紧趁娃睡着休息一下,不累吗?何媛告诉母亲,这个时候才是她一天最放松的时刻。

  

在中国古代,象棋被列为士大夫们的修身之艺,已经有三千多年的历史。然而作为一门国粹,源远流长的中国象棋现状已经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搜索词条里大多是各类下棋软件和网上平台,却少有新闻报道。棋牌游戏五花百门,真正下棋的,越来越少。

  

在无数人喊着‘中国象棋快死了’的时候,何媛总想靠自己的力量,把这项珍贵的国粹运动,留住一些,再多一些。

  

02

从小到大,何媛参加了数不清的比赛,拿奖拿到手软。尤其在参加专业比赛后的几年,名气、成功、声望,关于荣誉的一切迅速向她涌来。

  

因为是年少成名,有人称她为“象棋神童”,是老天赏饭吃。这让何媛非常的困扰,她觉得,之所以能走到的今天,怎么可能仅仅靠天赋和运气呢?

  

何媛出生于湖南常德一个五口之家,是家里的长女。

 

15岁上高中读的是寄宿学校,因为食堂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就经常和室友们去学校门口的各种小馆子开小灶。每天吃完饭和室友溜溜达达消食的时候,她都看到路边有两个老头在下象棋,瞟了几眼发现真有趣,就在午休的时候蹲在他们旁边看。

  

那个小棋摊变成了何媛象棋生涯的起点。直到成名后,家里人说起来,都说何媛的象棋是在一个路边摊上学来的。

  

一来二去,看得多了,自然也学会了。何媛的“棋瘾”就是那时候种下的。

  

有一次班里一个同学拿了一副象棋,很不屑地问谁会,何媛嘟囔一句说,我会。结果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赢了。在当时,象棋就像是外来的一种游戏,所有人都觉得它高深莫测,何媛被巨大的满足感和虚荣心填满,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愈加沉迷象棋。

  

她甚至在周末回家的时候教弟弟妹妹下棋,教会了就让他们陪自己下。“可是完全不懂什么‘相不可以过河’,也不懂‘马憋马脚’,这些都是在后来的实战中被对手当成笑柄后才慢慢了解的。”

  

因为渐渐开始“玩棋丧志”,高中三年,老师没收了何媛不知道多少副象棋。她就用白纸画,折纸方块写字做象棋,以一种踢馆一般的气势从初中每个班挑战到高中每个班。逢局必赢,战无不胜。

 

上了大学后,何媛惊喜地发现大学里居然有棋协社团,于是整个大学四年就在参加各种大学生象棋比赛和日常下棋中度过。

  

这个长着一张苹果脸的女孩子活跃在各种各样的象棋活动上,她兴冲冲地说:“你能想象吗?我念的是湖南师大的医学院,但每天陪伴我的不是实验室而是象棋。”

  

晚上宿舍灯都熄了,大家都睡得迷迷瞪瞪的,她拿着手电筒窝在被子里,不断地分析拆解各种技法战术。据说,当时学校和学校之间举办联谊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何媛“来头不小”。

  

何媛不像从小就专业学象棋出身的孩子,心思缜密沉默寡言。她身上有一种狠劲,一种在巨大的天赋光环下显露出的原生又真实的特质。

  

她从不隐藏。

  

03

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经过系统严格的训练,何媛想都没想过,小小一盘象棋的背后,会有那么多的讲究。

  

在学生赛里已经久经沙场后,2005年的湖南省大学生象棋锦标赛,何媛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没想到一上场她就开始发懵,前好几分钟分钟头脑一片空白,极度紧张,不会记谱,也不会按棋钟,对面的选手不止一次地试图捂住嘴防止笑出来。

  

那一次的何媛好像不会下棋一样,只拿了第四名。但那一次比赛,她不再唯我独尊,开始尝试打开自己,认识了很多象棋圈子的朋友,并接触到了棋谱(传统上用图和文字记述象棋棋局的书籍)。

  

中国象棋的棋谱一般分为开局棋谱、中局棋谱、残局棋谱和全局棋谱。为了弥补长时间来系统学习的短板,何媛专门找来了象棋古谱书《适情雅趣》,里面讲解了气势磅礴、大刀阔斧的中局、需要极强计算能力的‘弃子攻杀’技法,有专讲全盘布局及战略战术的《金鹏十八变》,有起死回生、秘招陷阱般的残局屠龙……

  

中国象棋的洋洋大观,各种棋艺技法应有尽有,何媛整天没完没了地研读,沉迷其中。

 

棋盘如战场,一盘盘的胜负让大家共同经历激烈对抗,沉下心来突破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新世界’。

  

2005年到2007年,连续四届湖南省大学生象棋比赛女子冠军,都被何媛收入囊中。同时,她的技法日趋娴熟,自己的棋友圈子也越来越大,不再是靠着天赋和棋感去大杀四方的边缘型选手。

  

大学毕业后的何媛除了象棋没有太多其他的爱好,空闲时间就是和朋友下下棋。因为女孩子下棋的不多,所以,和她下棋的一般都是男孩子。这时,家里人开始催促她,该找男朋友了。

  

‘能陪自己下棋,能一起研究象棋’是何媛对未来伴侣唯一的要求。而这个时候,她遇到了自己现在的丈夫、韶关棋王朱少钧。

  

04

“一般下棋的女孩子心思都比较缜密,她的笑容就和她的性格一样,又傻又单纯,如果她嫁了别人,我不放心。”朱少钧回忆,第一次见到何媛的时候,觉得她太不像一个象棋手了。

 

作为一对棋坛伉俪,朱少钧的战绩同样可圈可点:2007年、2009年粤、湘、赣三省周边县市周边象棋友谊赛冠军、2009年湖南首届棋王赛棋王、2010年“杨官璘杯”全国预选赛第三名、2010大师兵工厂举办的江湖棋王赛冠军。

  

跟何媛的“半路出家”不一样,朱少钧生长在一个象棋之家。

  

1985年,朱少钧出生于广东韶关的乐昌市。父亲朱玉粦曾获得乐昌市象棋冠军,之后一直在棋院授课,对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都有很深的造诣。女子象棋大师文静、欧阳婵娟、何伟艳,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余少腾、龚倩云(女),都是朱玉粦的学生。

  

乐昌市棋风极盛,象棋就像是一项全民运动,只要有空,大家都乐于摆上棋子来一盘,周围再围上一圈棋迷,那叫一个其乐融融。

  

80年代出生的孩子,玩儿的花样太多了,朱少钧虽然在父亲的影响下也会下象棋,可他最喜欢的是和小伙伴组局上网吧打游戏。

  

上网需要花钱,家里给的几个零花钱完全不够他在网吧和队友们厮杀,为了弄点上网的钱,朱少钧想到了通过象棋比赛去挣钱。

  

没有一点真材实料,就算去比赛也拿不到好成绩,没有什么好成绩是不需要下苦功的。有了在棋院教课的父亲,朱少钧有了一般选手没有的可配置资源。他天天在父亲所授课的棋院里打谱,打累了就上网找人对弈。

  

2001年乐昌的新春象棋赛上,朱玉粦看着获得冠军的儿子,便有了想把儿子培养成象棋大师的念头。

  

这点在后来何媛有了两个宝宝依旧坚持参加全运会时也得到了体现。作为公公,亦或是一个老师,朱玉粦愿意让真正有天赋的棋手去到赛场上,希望他们去战,去赢。

  

2007年,还在和朱少钧恋爱的何媛在一次全国等级赛结束后和新晋象棋大师孙浩宇下棋。“他让我马三先,后来形成单马对单士,可是我没有赢下来。孙大师认真教了我很多取胜要点,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对象棋可以说皮毛都还不懂,却一副天下唯我的态度。”

  

象棋书里才会讲解的基本杀法,古谱,自出动来无敌手等等,都是在何媛开始去棋院授课,教小朋友们下棋,在备课过程中接触到的。她才开始意识到,有些基础知识,是自己必须去补回来的。

  

这个时候,从小受到学院派棋法熏陶的朱少钧就变成了何媛最好的老师。

  

从一开始进不了乐昌比赛前八名,到后来的稳定前三,何媛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棋在有质量地上升。周末的时候,她就跟着朱少钧去郴州、广州、凤岗去参加比赛,几次三番都被虐,但是这个时候的何媛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走出自己熟悉的地方,你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说。

  

05

“我特别不同意别人说我棋下得好是靠运气和天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何媛觉得自己是个反向型选手。

  

别人都是用勤奋来弥补天赋上的不足,她天资过人,却也曾经在比赛里一败涂地。

  

怎么办?也要靠勤奋来补。

  

2010年是何媛第一次参加杨官璘杯,初露锋芒。拿了预选赛女子组第三名后就获得了全国个人赛的资格,但是她在专业性比赛上的经验远远不够。

  

“业余赛一般都下快棋,一盘棋半个小时就完了。可是杨官璘不一样,一盘棋经常要下三五个小时,我完全抓不准那个节奏。”据何媛自己描述,那一次全国个人赛,第一盘跟文静必胜棋和,接下来的比赛也彻底放弃了。

  

那次失利令何媛一蹶不振,她甚至不再下棋,就是在棋院教孩子。回想当时的心情,不只有输掉比赛的挫败感,还有对自己的失望,“我发现自己跟别人的差距太大了,而这样的差距甚至是我以前从没有设想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