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国象协会

抓住国象第一手资讯

国际象棋史料:第六位世界冠军鲍特维尼克

2020年 02月 17日 09:11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雾松

鲍特维尼克( Mikhail Botvinnik,1911-1995),苏联棋手。电气技术专家。棋史上第六位世界冠军(保持称号时间为1948-1957年、1958-1960年、1961-1963年)。

作为第一位荣膺国际特级大师和世界冠军的苏联棋手,他首先建立了苏联在世界棋坛上成为国际象棋王国的地位。12岁才开始学棋,14岁即在30人对世界冠军卡帕布兰卡的多面赛中获胜而闻名棋坛。16岁获国际大师称号。1935年获国际特级大师称号。1956年获排局国际裁判称号。自1931年起至1952年间六次获苏联冠军。曾代表苏联参加1956-1964年计5届奥赛。1935年在莫斯科国际联赛中获冠军,成为著名的国际特级大师。1936年在诺丁汉国际赛中,又超过阿廖欣、拉斯克、尤伟几位新老世界冠军而获冠军。1948年在世界五强赛中获得第一,成为世界冠军。又于1951、1954年两次在世界冠军卫冕赛中成功保持称号。1957年在卫冕战中败于斯梅斯洛夫,1958年在世界冠军回敬赛中胜回。1960年在卫冕战中败于塔尔,1961年在世界冠军回敬赛中又胜回。直至1963年被彼得罗辛击败,而国际棋联又取消回敬赛,才退出世界冠军称号的竞逐。技术全面,喜走复杂化局面,但也能以精确的算度简化局面。风格特点为富于独创性,既讲局面原则而又不为原则所束缚,能控制局面。是苏联国际象棋学派最杰出的代表。1957年被苏联政府授予列宁勋章。他是技术科学与体育理论学的双博士。1970年退出赛事之后,继续从事电气技术和编制电脑国际象棋程序工作,同时著书立说和开设棋校,有“科学训练之父”之誉。当今世界两大棋王卡尔波夫和卡斯帕罗夫均出自他的门下。2009年,国际棋联会议决定以其名命名的勋章作为世界年度最佳男棋手教练奖。《我的棋艺生涯》、《半个世纪的棋》等力作都是国际象棋理论宝库中的珍品。

摘自《国际象棋词典》(林峰 殷昊编著)

下面是尤伟的比较经典的一盘对局,能较好地体现他的风格,由奥赛冠军、特级大师李超推荐。

鲍特维尼克-阿廖欣

第3盘

Botvinnik,M - Alekhine,A [D41]

AVRO Tournament, Holland (7), 1938

1.Nf3 d5 2.d4 Nf6 3.c4 e6 4.Nc3 c5

[这是一路十分流行的变化,一直都为各路高手所采用,黑方此布局的主要意图是避免复杂的局面,尽快澄清中心。除此之外,黑方还可以在这里选择4...c6转入斯拉夫防御,或者走4...Be7形成正统防御以及走4...Bb4转成拉戈金变例,以上这些都是广泛流行的变化。]

5.cxd5 Nxd5 6.e3

[另一种流行的下法是6.e4,之后是6... Nxc3 7.bxc3 cxd4 8.cxd4 Bb4+ 9.Bd2 Bxd2+ 10.Qxd2 O-O在这个局面中,白方常见的选择有11.Bc4,11.Rc1以及11.Be2;总的来说,白方拥有中心的优势,但是由于交换了两个轻子,黑方的压力也并不会特别大。]

6...Nc6 7.Bc4!?

[这步棋在当时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招了,更多的人是走7.Bd3,常见的变化为7...Be7 8.O-O O-O 9.a3 cxd4 10.exd4 Bf6 11.Be4 Nce7;可以看出,在6.e3之后白方基本导向一个中心孤兵的局面。]

7. ..cxd4 8.exd4 Be7 9.0-0 0-0 10.Re1

[鲍特维尼克非常喜欢这种中心孤兵的结构]

10...b6?!

[对于黑方来说,确实需要解决白格象的出动问题,但是,他选错了时机,因为在出动白格象之前,更为重要的是保证d5点的稳固,b6的不利之处在于此招相当于逼迫白方在d5交换,不然黑方就顺利的Bb7实现均势;况且交换之后还是对白方有利的局面,这是因为白车先一步抢到了通线,同时c6马的位置不够稳固。

因此,黑方失策了,正确的走法是10... Bf6 11.Ne4 (若11. a3 则11...Nb6击双。) 11... b6 12.Nxf6+ Nxf6 13.Bg5 Bb7 14.Rc1 Rc8 15.Bd3 Ne7,并不担心白方16.Bxf6。这样对局基本均势。黑方如果走 10...Nxc3 11.bxc3 b6 12.Bd3 Bb7 13.h4! 常见的手段! 13...Bxh4 14.Nxh4 Qxh4 15.Re3 白方弃兵有补偿]

11.Nxd5! exd5 12.Bb5

[尽管这是近乎完全对称的兵形结构,但是黑方由于在c线上明显的弱点和他的棋子的不协调而被迫被动防守。]

12...Bd7?!

[此招使得黑方子力变得不协调,更好的走法是12...Bb7,虽然不算理想的位置,但是防守住后翼,保证出子顺畅,接下去可能是13.Bf4 (13.Qa4 Rc8 14.Bf4 a6!白方一无所获。) 13...Bd6 14.Bxd6 Qxd6 15.Rc1 Rac8 16.Qe2 之后白稍好。]

13.Qa4!

[继续给黑方施加压力。]

13...Nb8?!

[即便是当时的世界冠军阿廖欣也在这里迟疑了,不能说13...Nb8绝对是坏棋,但实战中却属于软招,给予白方太多主动权。黑方还是应该坚持走13...Rc8,白方走不了14.Ba6,因为有Nb4的闪击;因此接下来可能是14.Bf4 Bf6 15.Rac1 Re8!利用战术澄清局面(15...Nb8也有可取之处,只是在16.Rxc8 Qxc8 17.Bxd7 Qxd7 18.Qxd7 Nxd7 19.g4之后黑方残局被动。) 16.Rxc6!Rxe1+ 17.Nxe1 Rxc6 18.Bxc6 Qe8 19.Be5 Bxc6 20.Qxa7 Bxe5 21.dxe5 Qxe5,此局面虽说白方有远方通路兵,但是黑方比实战有更多的反击机会。

因此,现代的高手们通常都不甘于消极防守,一旦有劣势的可能,必然是竭力寻找不平衡的局面来搏斗。]

14.Bf4 Bxb5 15.Qxb5 a6 16.Qa4

[可以考虑走16.Qd3!阻止黑方Bd6,凭借7.Ng5 g6 18.Qh3 h5 19.Ne6的战术手段,白方的优势更为显著。]

16...Bd6 17.Bxd6 Qxd6 18.Rac1 Ra7

[如走18...b5,白方可以19.Qc2 Nd7 20.Qc7 Qxc7 21.Rxc7 Nb6 22.b3 Rfc8 23.Rce7之后白方依然保持优势;黑方另一种选择18... Nd7,那么白方19.Rc6 Qf4 (19...Qb8 20.Qb3 Nf6 21.Rxb6白方多兵。) 20.Qb3 Qf5 21.Rd6 Rfe8 22.Rxe8+ Rxe8 23.g3这样黑方也必丢兵。]

19.Qc2!

[白方的优势已经足够大,现在,需要一个能够清楚获得物质优势的残局,而这步棋正是计划的开始,尤其在白方洞察到了黑方打算Re7兑车的可能性之后。]

19...Re7

[在19...Nd7 20.Qc6! Qxc6 21.Rxc6;或者19...f6 20.Qf5! 黑方都不舒服]

20.Rxe7 Qxe7 21.Qc7 Qxc7

[强制兑后,黑方不能走21...Qf6,因为 22.Qb7 Qe6(22... Rd8? 23.Rc8!黑方少子)23.Ne5 之后黑方不能动弹。]

22.Rxc7

[对局进行到这里,白方有明显的局面优势。但阿廖欣判断这只车本身对黑方并不能造成任何严重的损害,而且在未来会被赶走。]

22...f6! 23.Kf1 Rf7 24.Rc8+ Rf8 25.Rc3!

[后退一下,以便在适当的时间回到c7(例如,在25...Nd7或25...Kf7后)。虽然兵形依然对称,但是黑方无法协调他的棋子。同时白方这步保证了白方Ne1-c2-e3攻击d5兵的计划不会被黑方牵制和阻挠。]

25...g5!? 26.Ne1 h5

[黑方走这步棋实属无奈,如果走26...Kf7将会面对27.Rc7+,如果走26...Kg7又来不及,在27.Nc2之后把王赶到e6格,所以想h5先把兵走开。或者黑方26...h6的话,在27.Nc2 Kf7 28.Ne3 Ke6 29.g4!接下来白方准备Nf5,白方控制了主战场。]

27.h4!

[在最合适的时机走出最有力的招法,正是对这步棋的描述。此招之后,可以发现,黑棋的每一个兵都成了白方攻击的目标,27.Nc2固然也很好,但是和此着法比还是有境界上的差距。27.Nc2有点缓慢,在27...Kf7 28.Rc7+ Ke6 虽然还是白方稍好,但是并不容易找到获胜的计划。]

27...Nd7

[除此之外的招法也不好,例如27...g4 28.Nd3准备Nf4;或者27... gxh4 28.Nd3 h3 29.gxh3;假如黑方走27...Kf7 也会遇到28. Rc7+ Ke6 29.hxg5 (29.Nf3不好,因为29...Kd6。) 29...fxg5 30.Rh7 h4 31.Nf3 之后白方得兵。]

28.Rc7! Rf7 29.Nf3! g4 30.Ne1

[迂回包抄,白方希望马能占领f4格。]

30...f5 31.Nd3 f4

[阻止Nf4,但是f4兵变成了新的目标]

32. f3!

[鲍特维尼克在27.h4之后的又一次细节处理。在发动进攻前,应该先巩固自己的结构,并且固化对手的兵形弱点,同时控制住黑方的d7马的活动路线可谓一举多得。也可以走 32.Nb4 Nf6 33.Nxa6白优]

32...gxf3 33.gxf3 a5 34.a4

[弱点都被固定死了]

34...Kf8 35.Rc6 Ke7 36.Kf2 Rf5 37.b3

[在这步棋之后,兵形都已固定,黑棋弱点已经十分明显,下一计划就是收割黑棋的兵了。]

37. .Kd8 38.Ke2 Nb8

39.Rg6!

[假如一着不慎39.Rxb6?,则在黑方39...Kc7 40.Rb5 Nc6之后白方很有可能前功尽弃,白方宁肯暂时放弃多兵的机会也要抑制对手的Nc6的反击。]

39...Kc7 40.Ne5 Na6 41.Rg7+ Kc8 42.Nc6

[又一精准的打击,到此时黑方的子力已受到全面挤压,同时Ne7的威胁不可阻挡,败局已定。]

42...Rf6 43.Ne7+ Kb8 44.Nxd5 Rd6 45.Rg5

[即使对局的最后,白方也不忘控制黑方的a6马。]

45...Nb4 46.Nxb4 axb4 47.Rxh5 Rc6 48.Rb5 Kc7 49.Rxb4 Rh6 50.Rb5 Rxh4 51.Kd3 1-0

 

[在本盘棋的开局和中局阶段,黑方并未走出明显的坏棋,但是,连续几步有疑问的着法使局势每况愈下;当鲍特维尼克获得了足够的优势之后,主动选择兑后将黑棋反击机会降到最小。在残局阶段他并不急于主动出击,而是逐渐渗透使黑棋的弱点越发明显,最后一举消灭黑方多个兵。因此,这盘棋前半段体现了整体统一的战略构思,后半段体现了丝丝入扣的细节把控,可谓经典名局。]

回顶部